刺蛇不是小怪

给未来的自己记点小东西(四)

       可以说,老薛让我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江湖险恶,以及落后就要挨打。而月月大哥,他是真正让我对明教产生偏见的那个人。但是月月大哥并不是臭流氓。因为在这之前,除了田螺,我对剑三的其他职业并不了解,更别说什么游戏剧情啊,同人cp之类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事情要从上个赛季末,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说起。我做完日常,正在主城挂机看别人切磋。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和我差不多大的明教点了我切磋。

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尚且年幼,装备落后,jjc成绩并不好看的田螺,除了师傅和亲友教我打架,几乎不会有人主动点我切磋。像这种和我差不多大的,更是少之又少。机会难得,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当时,我对明教的认识仅局限于野外劫镖,他们给我留下的印象,大多欺软怕硬。这个明教虽然和我一样大,但是打我就和那些浪野外的毕业明教一样快,半分钟不到,我就喝茶了。而且基本没有还手的余地。不服气的我又跟他打了好几次,还是同样的结果。在地上打坐回血的我沮丧极了,这时候系统提示那个明教要加我好友。

       我第一反应是:这老哥在嘲讽我。但是,我转念一想:这是个浩气明教,还和我差不多大。自己的师傅和亲友又不会玩明教,加了他好友,以后可以请教如何对付明教啊!于是我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加了好友后,这个明教始终保持沉默。哎……毕竟我是他手下败将,还有求于他。那就厚着脸皮套近乎吧。还好,这位老哥挺给面子,但是当我询问应该如何应对明教的时候,他冷冰冰地甩我一句话:明教本来就克唐门。言下之意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。

       看到这句话的我内心狂风大作!怪不得之前,老有明教放着镖不劫,放着旁边的残血不收,就揍我,甚至拉上其他明教群殴我,原来看我唐门好欺负,寻开心呢!!!

       对的,从那天开始,我对明教的偏见就如雨后的野草,一路疯长。直到现在,就算遇到一些不错的明教玩家,我也始终心存芥蒂。

       有句话叫初生牛犊不怕虎。即便当时受到了打击,我还是决定挣扎一下,就算打不过明教,也不能让他们舒服。在当天跟完世界boss后,我向那个明教再次提出了切磋的请求。他很爽快地答应了,但是晚上主城人太多,他电脑卡,提议去人少的明教三生树切磋。是的,你没看错,是那个情侣幽会炸烟花首选地,明教三生树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,还是萌新的我,就连唐门的游戏剧情设定都没了解全,哪知道什么明教三生树,就更别提这后面隐含的意思了。觉得人家说得挺在理就老老实实地跟过去了。然后,我依旧被一顿爆揍,喝了无数杯茶。就连来看热闹的明教老哥亲友都看不下去了。于是,切磋到此结束,从地上站起来的我,夹着尾巴,服服帖帖地叫了他一声:大哥。

       对的,被打服气的我认他作大哥。当时想的是,毕竟陪我切磋了这么久,对于我大哥这样的应该算是在浪费时间了,而且我还不打算放弃,以后还想继续找他练习打明教。当他小弟,力所能及打个杂什么的也算是表达我的感谢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了解到三生树的意思时,我觉得我大哥当时仇杀我都不为过。因为我那时的行为,直接让他以为我是个妖炮姐。被我叫大哥以后,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,而我大哥,过了好久才应了一声。(叫他月月大哥,只是因为,他太装逼了,我又打不过他,只能用月月这个称呼来报复一下。)

       那天之后没多久,月月大哥有情缘了,没那么多时间和我切磋了。再后来,我知道了三生树的含义,觉得当时的自己简直该死,没脸见月月大哥,就删了好友。毕竟月月大哥留着我的好友应该只是不忍心而已吧。

       如果现在,我能有机会跟月月大哥说真心话,我一定会对他说:大哥,当时我年幼无知,伤了您的心,非常抱歉。现在您有情缘了,我也知道三生树是啥意思了,我也还是您的小弟,有啥需要帮忙的尽管说,让我拿头去档刀子我都愿意,这是我欠您的,我将尽所有努力偿还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,我要吹一把我的月月大哥。虽然我几乎哪个明教都打不过,但是月月大哥至今都是打我最痛的那个明教。而且,就算误以为我是男孩子,也很关照我。月月大哥超级讲义气,会为了自己的帮主去揍那个调戏帮主夫人的妖怪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题外话,自己文字表达能力不好,而这次的又写得很长,不知道意思表达清楚没有。如果有路人无意间看了,希望能给点建议。在下感激不尽。

给未来的自己记点小东西(三)

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基本上我和盾盾的故事就结束了,虽然偶尔会有点来往,也只能算是还没撕破脸皮吧。接下来讲讲,我遇到的其他人吧。

       第一个人,是我才满级没多久就知道的人。他对我影响很大。为啥呢?因为就是这个人,让我对明教一直没有好感,也让我对明唐cp极其不感冒。也正是这个人,让我后来成为了全服几乎唯一一个除了攻防,会去浪野外劫镖和反劫镖的田螺。老薛,我叫他老薛,因为我刚满级的时候他的小橙武都精7了,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明教了。

       当我刚满级的时候,我的奶花师傅就警告过我,像我这么小的号,在洛阳跟车和跑商的时候要千万小心。但我并没有把这话太放在心上,因为那时,我是师傅师祖的跟屁虫。在一个钢板喷泉奶和犀利秀爷的保护下无忧无虑地做着日常。直到某天,渐渐长大的我开始自己探索这个游戏的时候,老薛出现了。就在我按照师傅教的,怂在洛阳最不起眼的角落摸箱子的时候,一个明教出现在我背后,一秒不到……我躺地上了,而那个明教隐身脱战大轻功扬长而去。两万血的我只能默默爬起来,找个人多的地方继续摸箱子。然而三分钟不到惨剧再次发生,一秒不到我躺下了,老薛依旧如入无人之境,并轻松逃脱。至此,我的日常基本是每隔两三分钟躺一次,跑商被劫三四次。而且敢怒不敢言,毕竟一个两万血小号有啥能耐在人家一个快毕业的明教面前bb?直到后来我的唐门师傅带我跑了一条很少有人跑的路线,我的游戏体验才有所改善。当时的无奈和痛苦,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以至于现在,我的恶人亲友来洛阳打架,去80劫镖,我遇上了也不会心慈手软。这也很有可能是盾盾不跟我玩的原因。他曾多次劝我转恶人(本服浩气强势),但是我拒绝了,然后他就越来越不想理我了。至于为啥我不转阵营,那还要另外说。

       我是上赛季中期才满级的。做日常,混攻防,肝jjc,好不容易有了一套1240的装备,这才摆脱了老薛的收割。因为这人基本只杀三万血以下的小号,这样才能够保证他拿到人头,劫到碎银后安全逃脱。从那个时候起,我做完日常,就泡在巴陵反劫镖。旁人看来,可能以为我是个多管闲事的烂好人。其实我只是想练手法,直到我能干掉老薛,或者从他手上把小号救下来的那一天。不过这个想法在现在的我看来的确有点异想天开了。独自一螺在野外,想杀死敌人是很困难的,但是从明教手上把人救下来还是能做到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认识了很多恶人,被他们群殴过,针对过,还被悬杀过;受过委屈,也被好心人搭救过。不知不觉我开始对巴陵商道有了一种诡异的掌控能力,知道劫镖的会在哪里埋伏,被堵之后会往哪边走,还在不在图,甚至有什么人在劫镖我都能很轻松地知道。其实,玩到后面,能不能干掉老薛都不重要了,因为我发现他充其量是个熟手,老奸巨猾了一点,犀利还是算不上的。因为我遇到了第二个让我对明教偏见极大的人。那个人就是我的月月大哥。

给未来的自己记点小东西(二)

上文说到自己和盾盾打打杀杀的日常。其实现在回想起来,也许真正开心的只有我一个。因为我今天才知道,当时为了逼盾盾加我好友,我威胁他加了仇杀,然后老实的盾盾也加了我仇杀。我当时只是玩笑,回头就删了,哪知这孩子……直到今天,仇人列表里还有我的名字……(就说为啥每次野外遭遇的时候他打我都畏畏缩缩地,原来是怕涨了杀气,进监狱)

时值赛季末,而新赛季已经放出消息要加强唐门。于是我那个墙头草师傅决定重操旧业,玩唐门。这我自然非常高兴的。平时老放生我,我逼紧了,只是口头教学一下的师傅,终于可以给我实战演示了!于是,盾盾就成了师父给我演示的陪练。现在想想,从盾盾的角度来说,平时一直提防的仇人,让师傅教她怎么打过自己,那可不得好好应战,死了仇人这个咸鱼想翻身的念头。

切磋过程可以说非常紧张刺激,盾盾也不管我师父的唐门号刚建没多久,装备不如他。上来就是一顿操作,想秒了我师父。毕竟是我师傅,老帮主唐飞星的亲传徒弟。即便装备不如人,凭借着骚上天的操作,两个人打下来也算四六开了,况且鲸鱼打苍云不占优势(忘记说了,我单修田螺,我师父虽然精通鲸鱼,但是田螺也很会玩)。于是,盾盾就膨胀了。趾高气昂地表示唐门都是些花里胡哨的东西。当时我自然很不爽了,因为我还是很崇拜我师父的,但是打不过只能忍气吞声。

其实就是个小小的矛盾,也不会影响什么,但是偏偏在切磋之后,当天的小攻防,迷路乱跑的我歪打正着,搞了个大新闻:跑到恶人扎堆的地方,把人家最大的统战帮会帮主推到了浩气的人堆里,打乱了恶人进攻的步伐。这下,阵营小斗士盾盾可就紧张了。阵营嘛,哪边不还得有几个007呢。从此……盾盾就很少和我来往了,能躲就躲,回我密聊都带着嫌弃的表情。而我当时正在气头上,也就没有去管这事,自顾自地把一肚子不爽发到了无辜的恶人身上。至此,我就真正成了一个阵营小斗士,反劫镖,大小攻防全程,一样不落。
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跟盾盾几乎形同陌路。只是偶尔密聊一两句,彼此的态度也不怎么好。重回单机的我决定不再依靠他人,走上了执着于JJC,提升手法的不归路。当然,这个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人,来了走,走了来。而盾盾也没闲着,也在努力提升着自己,因为在后来的几次切磋中,盾盾发现,我不那么好对付了,他开始力不从心了。(我在想,他是不是后悔教我怎么升级装备了)

给未来的自己记点小东西(一)

这是个总结,也顺便屡一下自己的思路。

玩剑网三到现在终于能找到jjc队友了,很开心。但是也有不开心的。这游戏大概玩了快半年多了。遇到了也认识了很多人(游戏里的),对于我来说这种功能齐全的大型网络游戏,就如同一个去除了很多干扰因素的,相对理想的小型社会模拟器。所以我要记录一下,这些日子里遇到的关于“感情”的事。这些事的记录与思考,对我这个神经大条,迟钝无比,情商基本为零的自闭症患者的发展有着重要意义。

这里其实还涉及到一个跟我交际很深的人,不过,既然已经和平断交了(算是人生轨迹不同而分道扬镳的那种)就不提及了。

从小就喜欢玩打打杀杀游戏的我,自然地走上了PVP这条不归路。单机几个月的我,决定去找个可以一起打架的小伙伴。从小受到的教育使我坚信一条准则: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于是,我决定从本服人最多的成都广场开始找。那时的自己满级没多久,装备刚好够混攻防。站在成都广场边,我把所有的苍云看了个遍(因为那个人,我对所有的苍云一直抱有好感),然而这些苍云不是太大,就是不屑于跟小号来往。

但是例外还是有的。某天攻防混满分的我正打算去混战场,路过广场时发现了一只跟人切磋输掉的苍云。点开一看,EMMMMM和我差不多大,果断点了他切磋。沉迷和同门切磋的菜鸟苍云哪里知道对付长手田螺的方法,算是我赢了。于是,仗着打得过他,我胡搅蛮缠,跟他互加了好友,开启了菜鸡互啄的日常。

这里就叫这只苍云盾盾。盾盾是恶人的,而我是浩气的。那时候还不太了解阵营这个东西,而盾盾玩苍云就是为了当阵营小斗士。所以,我经常在双方阵营对冲的时候跑到交战前线围观盾盾(很喜欢苍云的技能特效),头被锤烂是家常便饭。盾盾发现了就密聊我让我闪远点,而头铁的我就是不听。

后来,我稍微长大了一些,能捡到人头了,盾盾就不再跟我客气,见面就是干,反正在主城也是互殴。于是,我就这样从一个混子变成了阵营小斗士,跟攻防全程只是为了能跟盾盾一起玩。而一起成长的盾盾也越来越强,我渐渐开始打不过他了。要问为啥?我师父放生我。武器升级,插石头和附魔一样没教我。跟我一起22的盾盾忍无可忍才教了我这些。(说到这里,盾盾应该算是我的半个师傅了)

就这样我们愉快地相处了一段时间,也算是迄今为止,玩剑三最快乐的时光了。直到我师父决定玩回唐门。其实我和盾盾的关系走向冰点并不怪师傅,只是恰好成为了那个转折点。

玩dps为什么那么难(仅个人感想)

玩剑三玩到现在,个人觉得dps已经上手了,jjc也过得去了……但是问题也不少……作为dps谁不想有个绑定奶?在这个奶妈大多是小姐姐的游戏里……愿意奶我的只有帮会亲友,野生奶妈小姐姐连看都不看我一眼。要问为啥?谁叫剑网三的名称里有情缘两个字……然而就连帮会亲友也只是抽空奶奶我,因为……他们大多有绑定了,唯一的秀太小哥哥是秀爷帮主的绑定副奶……没错,你没有看错,我们帮主!是个犀利的秀爷!固定一个绑定奶,如果都在线,就有三个绑定奶,男女不缺……(´ . .̫ . `)我还是不够强大啊……

(*꒦ິ⌓꒦ີ)今天跟别人寄养在自己家一个月的豚鼠告别了……虽然只有一个月,但是……太舍不得了(*꒦ິ⌓꒦ີ)这孩子超级温暖的,跟它呆在一起就觉得内心很平静……而且也是一个很知心的孩子……小家伙再见了,一定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生活,谢谢你这一个月给我带来的温暖,谢谢你(*꒦ິ⌓꒦ີ)

在我这个小地方来的人眼里,上海完美的解释了“繁华”这个词的含义!

破烂手机,找不出效果……(ಥ_ಥ)

通关Life is Strange后的感受

发布了长文章:通关Life is Strange后的感受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通关Life is Strange后的感受》

废旧的铁路